原油期货 网平安VS家化:一场尚未终结的战争 葛文耀以退为进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配资网站,配资杠杆,配资开户,网上炒股配资,配资官网,正规配资平台官网

黑云压城城欲摧。

2013年5月,葛文耀与原油期货 网平原油期货 网安信托矛盾激化。

5月13日白天,葛文耀在微博上公开指责平安信托,后者全资控股上海家化母公司家化集团。当天,上海家化股价下跌5.3%至69.99元。

晚上九点,平安信托公开声明,已经免去葛文耀家化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职务;收到举报,称“集团管理层在经营管理中存在设立‘账外账、小金库’、个别高管涉嫌私分小金库资金、侵占公司和退休职工利益等重大违法违纪问题,涉案金额巨大。目前,相关事项在进一步的调查中。”

14日,上海家化的股票跌停。但这一天,平安信托与葛文耀休战——这天股市开盘前,上海市政府相关部门联系双方,希望暂原油期货 网时保持沉默,由政府出面调停。

16日,上海家化股东会召开,两三百人的会场全满,后排还站了不少人。平安系只有朱倚江(上海家化监事)出席。葛文耀首度回应退休问题,表示“再有个两三年,上海家化应该能够独立运营没问题,就看大股东给不给我两三年时间”,并表示“虽然现在网上都在传大股东要罢免自己上市公司的职务,但是大股东会顾全大局。”

这一周,“平安PK葛文耀”成为最热门的财经事件。虽然14日之后,双方都保持沉默,但从平安信托免去葛文耀在家化集团职务,并暗指他跟“小金库”有关那一刻起,“平安投资家化”,从一个本有望成为经典的投资案例,变成了PE机构与管理层纠纷的代表案例。

据说,早在去年年底家化集团一次内部会议上,平安信托有人当着很多人面对葛文耀说“葛总,你是不是想去上市公司拿工资”?葛随后与同僚感叹:“我也觉得我去上市公司拿工资合适。”

这句话被葛文耀及其高管解读为平安相关人士威胁要免除葛在家化集团的职务。当时葛文耀身兼家化集团和上海家化的董事长,工资是从家化集团领,这话背后的意思是“你应该认清代表谁的利益,如果不能和平安保持一致,那你别在家化集团担任职务”。

一位接近葛文耀人士认为,葛文耀事先知道平安信托可能出此招数。因为三月份,平安信托曾在家化集团做过一次内部审计,当时平安信托的一些做法就是想找出类似“小金库”这样的漏洞。这些动作自然就传到葛文耀耳朵中,但葛文耀以为没什么:“我不就是给退休工人发了一些福利嘛?”

前述接近葛文耀人士认为,双方的理念那时已经有严重分歧,平安信托此举的目的是拿下葛文耀,继续推行其理念。

该人士补充说,“而对于平安集团来说,上海家化这个项目,是个deal。他们的心态是,我们花了这么多钱,全资控股家化集团,又是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还控制不了这些企业关键的资产流动?这是不能允许的。这背后跟平安最高层的治理理念有关。”

平安信托一位员工私下的说法佐证了上述人士的判断:“平安和陈刚对葛文耀的态度不同,陈刚看重企业家的作用,而平安的思路就是用制度来保证投资的安全,缺了谁企业都可以照常运转。”

坊间传说,这一次,陈刚曾试图在葛文耀与童恺之间劝架,他当时对童恺说:“如果要把老葛拿掉,那我问你,如果把马明哲从平安拿掉会怎么样?”童恺反问:“有这么严重吗?”陈刚说:“比那更严重。化妆品这样竞争激烈的行业,非常依赖于团队。”

但最终,陈刚的斡旋失败。5月22日,陈刚从平安信托辞职。

葛文耀“以退为进”

2013年9月17日晚间,上海家化公告称,董事长葛文耀提出,因“年龄和健康关系”,申请退休。次日,上海家化的股票跌停,收于48.35元。

葛文耀的辞职,事先已有预兆。9月14日,他曾在微博上说:“我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我相信家化的品牌和家化会永存,哪怕我离开了。”

接下来,葛文耀没有出任全职的职务,他的微博认证改为了“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会长”。此外,两个月前,陈刚出面募集民族时尚产业投资基金,葛文耀也在这一基金担任首席顾问。

种种迹象表现,葛文耀的退休,并非认输出场,而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

据称,葛文耀宣布退休后,也对不少人表达重回上海家化的想法。有公募基金的人也表态说:“如果接任者不行,我们支持你回来。”这些反馈也鼓励了葛文耀计划回上海家化的想法。

但对平安信托来说,葛文耀的离场,摆在面前首要问题是,谁来接任?

9月22日晚间,上海家化公告,董事会决议:葛文耀辞职被批,独立董事张纯任代理董事长。张纯在上海财经大学工作多年,现任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教授,这是一个过渡性安排。

10月15日,家化集团提名谢文坚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这无疑体现了大股东平安信托的意志。谢文坚为原强生(中国)医疗器材有限公司总裁。平安信托挺谢文坚的意思颇为明显。

10月18日,上海家化的机构投资者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汇添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华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来函,共同推荐曲建宁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其时,易方达、汇添富和华商旗下所有基金合计持有上海家化1.25亿股,占上海家化总股本的18.59%。

曲建宁曾于2004年至2012年年末担任上海家化总经理、董事。当时有业内人士分析,几家公募基金此举,既是对平安信托逼走葛文耀、突然提名谢文坚不满而表示的姿态,更是推选自己的代言人进董事会,争取更多的话语权,督促平安信托积极与机构投资者进行沟通,优化上海家化的管理结构。

10月底,谢文坚被董事会选举为上海家化董事长。他就任第一天,上海家化的股票跌幅为5.22%,收于43.90元。

一个月后的11月20日,上海家化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上书:“因你公司涉嫌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公司立案稽查,请予以配合。”

前述接近葛文耀的人士指出,平安信托控制下的家化集团,对推动证监会来调查上海家化未披露“小金库”一事非常积极。目的是希望证监会给予葛文耀某种处置,将葛文耀的离开彻底做实。

这一次,上海市政府没有出面力挺葛文耀,可能其考虑是“葛反正要退休的,他们先看看平安这样是不是行得通”。葛文耀虽然在上海家化有颇多“嫡系”,但这些人从高级管理人员到中级管理人员,都有着极大的期权,此时继续留在上海家化工作,保持上海家化的股票稳中有升才符合他们的利益最大化。

所以,葛文耀就这样暂时离场。

谢文坚入主上海家化

谢文坚带着众多质疑进入上海家化,他可能不完全知道,自己会从头到尾被拿来与葛文耀比较;他的只言片语,会被认真分析与解读。

比如,谢文坚曾在一次闲聊中说“我高尔夫打得不好,但马总(指马明哲)打得好”。这被解读为,谢文坚说这句话,是“为了显示跟马总关系近,他接任上海家化,不是靠童恺的关系。”但同时,上海家化内部一些人依然认为,谢文坚跟马明哲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

再比如,谢文坚进入后,多次以颇为赞许的语气谈到强生,并喜欢讲战略、流程、KPI(关键绩效指标法),怎么分配业务指标等,这在上海家化员工看来有一种“以前在一个很牛的外企呆过”的优越感。

在一位接近上海家化的人士看来,谢文坚的路数就是外企的那几板斧。“他进来后,请了贝恩咨询进来——这也是以前平安信托做而被葛文耀拒绝的事;贝恩咨询会挑挑错,然后他再做一些有针对性的制度,来做品牌和战略梳理。谢文坚在其中的空间并不大,大的方向应该都是平安信托已经划好了。他们最终还是打算把上海家化卖掉。”

前述接近上海家化的人士担忧,谢文坚52岁,职业生涯正赶上跨国企业最好的时光,他们在职场获得最多的光环,并无比相信外企的那套流程、程序、规范;但这些是否可以全盘移植到上海家化这样一个国企?该人士担忧谢文坚能不能适应国企,尤胜于担心谢文坚能否完成从服务B2B企业到B2C企业的切换。

2014年3月13日,上海家化发布了2013年年报,这是葛文耀离开后,谢文坚交的第一张成绩单。这一年上海家化的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44.7亿和8亿元,同比增长11.7%和28.8%。这一业绩增速表现逊于2012年,但考虑到是在公司董事长变动期间,其表现还是略高于市场预期。但业内人士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这一业绩还是“吃葛文耀的老本”。

上海家化2014年上半年、全年业绩会如何?才更体现谢文坚或是平安信托的意志。平安信托与葛文耀之争就此终结了吗?目前尚无定论。